话唠の玥公子_Natyle

新人求罩。粮好无视CP,催更就会写一点的类型ԅ(¯ㅂ¯ԅ)欢迎勾搭,企鹅号:3218523066

不识所归

呜呜呜清萚宝贝真棒

清箨:

第一章


    九天之上有一亭名不识机。


    虽说是仙人住处,却没有古籍所言那般是金阙对银銮,瑶草映琼葩。楚清晏初听温珩口中吐出这几个金灿灿的词时差点儿没笑出声,以扇掩面一双眼细细打量了番自己的住所,心下里顿生荒凉之感。“温珩,”他扯一扯对方广袖,侧首打趣:“我这住处皆是以木为基,相伴者唯亭一座,溪一道,竹一片,可不比他们想象中的瑞兽奇石成趣,金壁瑶池辉煌。你若是可怜我,便也带我去体验一番人间奢靡,让我乐不思蜀,如何?”


    温珩也不恼,只将那话本卷起轻轻向他脑袋上一敲:“人间小说所述的不过是以宫殿为基础的幻想。再说坐拥一方江山之人却极尽奢靡之事,不过是在填补自己因突然临高而倍感惶恐的心罢了。你身为仙首之子却耽于行乐,这又成何……”


    “打住,打住!”楚清晏哭笑不得,“每次一同你玩笑你就变回老师的模样,只知道训诫,却从听不出我背后的意思。”他辩解:“我只是好奇人间罢了。虽然仙界千年来也有不少渡劫飞升之人,可哪一位又不是觑遍世态寒凉,性子寡淡的跟水一样。听说下界有位修真者已达元婴,不日就要渡劫。父亲观他少年奇骨又性格刚强,便有意让你引导。不知师尊可否方便带上我这个累赘,让劣徒也长些见识呢?”


    “你倒是在有求于我时才肯唤一声师父。”故作不满,有意逗他,却眉目带笑。


    楚清晏本就幼他几岁,又是个子将窜不窜的年纪,自然要比温珩稍矮一些,一副潇洒眉眼才堪堪到他唇部。甫一听这语气不妙,竟是有了不答应的势头,哪里还顾得上抬头瞟一眼他的神色,便急急喊起来。


    “我以后定好好称你为师尊!”


    还附了一个长揖。


    温珩不曾想他会这样认真,竟是微微愣了神。奉命教他琴棋古训虽已至整月,但因他左手骨节有损,难以掌控,每当自己踏入不识机授课之时,总是早早的将一副银甲裹好,不让自己看了去。冰冷银甲触弦到底不比人手,温珩也只当修身养性来教,从不要求他什么。今日自己看的仔细,那些手侧薄茧分明每一分都是徒手苦练所致。他了解楚清晏潇洒倜傥却是个平易的好性子,却从不知他私下里会是这般较真。


    神色不由得黯了些。


    那人最是知道温珩软肋在哪里,如此举动不过是想打趣。见他深邃眉眼微皱,心下里也明白了,于是不以为意的逃开话题。楚清晏进屋取了壶茶来,正吊在炉子上慢慢烹着。温珩见他不愿提,便取了榻待他共饮。身边窗牖下有一袭淡青,似正与不远处连亘的巍峨分庭,淡妆不输浓抹去。风过处竹簌簌响,楚清晏刚巧迎了这阵风进来。是晨露不怜过路人,欲作墨意写满身。不知是否是曦光的原因,温珩只觉得他已入画。不去瞧他手上又覆起的银甲,只温温的看着他。


    “温珩,”楚清晏唤他,又取了《概观》来:“其实父亲应是有意把此事交付于我,不然你也不会默许了我天天缠着你读些人界的书。”神色有些自嘲,“或是兄长们有事推托了吧。毕竟有无仙缘都在他个人,说是引导,还不如说只是……”


    “清晏!”温珩佯怒,稍提音量只为断了他没来由的猜测,“你……”


    话还未出便哽在喉头,一句“勿要菲薄”在口中荡了百转千回,最后却悠悠跌进肚中。相识多年楚清晏从未向自己展露过半分忧伤神色,今日这般估摸着又是在同自己玩笑了。可是……


    可是谁又懂他心思呢?幼时因一场事故而左臂骨俱碎,时至今日才堪堪转好。虽是天生仙力盈沛文武皆才,但只因那条废臂……温珩自觉是放不下,于是出口的每句言辞都要斟酌万分。


    自己做出回过神的样子,道:“你再玩笑,我便不带你去了。”


    楚清晏一双眼又盈了笑,不言语,低首翻阅起《概观》来。此集详记了将渡劫之人的经历志趣,虽一页纸薄,却满载修者风霜。见他认真,温珩也缓下心来。只是莫测的未来不得不让他有所防备,他考虑的很远,也很远。


    不觉间茶盏换冥蒙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_(:з」∠)_其实琴花坑是我写的关于一个写手朋友的文,她现在高考。。。也没什么肝的动力,而且因为逻辑上的问题迟迟卡文更不走。。。所以现在暂停一段时间吧,等她考完QAQQQQQ虽然我知道也没什么人看啦

好的我又一个月没更文哈哈哈……

一张结婚证【大雾】 @清箨

原创人设,禁自用。
画师:鸣鸟

琴花琴•诛心•叁

(接上文)
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沈月心醒时,已是日上三竿。昨夜被杨白玦一顿折腾,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一般,眼皮也沉的很,缓了好大一会儿才微微睁开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眼前居然不是冷冰冰的潮湿石砖……呃,等等。这好像……是他原来的房间?
        沈月心简直觉得自己好似做了一场梦,但浑身的酸痛感却又提醒他昨夜绝非虚有。更让他不解的是杨白玦此番为何又把自己放出来了?
        他思来想去也猜不透那人的心思,索性就放下了这事,毕竟还是怎么逃出去比较重要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猛地侧坐而起,却一下子硌到了那难言之处,疼得沈月心惊叫一声,一下子栽倒下床,样子好不狼狈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动静太大,沈月心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惊动了屋外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阁主!”一位紫衣女子推门而入,急匆匆地跑到沈月心跟前,俯下身想要将沈月心扶起。衣袂略过沈月心面庞,丝丝柔和熟悉的茉香萦绕在鼻尖,他惊讶地抬起头,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浅淡眸子,眼圈绯红,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还特地腾出手揉了揉,才确定了眼前的人不是他的幻觉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茉香?怎么是你……你,你没事吗?”
       茉香是沈月心五年前捡回来的女孩子,当时小女孩身着褴褛又浑身是伤,既然见到沈月心也不忍见死不救,于是将她抱回了浮玉阁。女孩无依无靠,伤好之后也无处可去,于是便缠着沈月心收了自己做婢女。沈月心自然不好拒绝,于是她便这么留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沈月心本以为此次自己被抓,凭杨白玦那般雷霆手段,身为他心腹的茉香恐怕是凶多吉少,茉香虽没有武功,可因为呆的时间长,在阁里还是能说得上话的,杨白玦要想坐稳这个位置,不可能还让她活着。
        他到底……要干什么……
        沈月心猜不透,看不透,这种宛若深陷黑暗的感觉让他不知不觉冒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TBC。
小更一发。。。。别打我,后天考完试继续更嘤嘤嘤,,Ծ^Ծ,,

我真的在更文了信我QWQ

应归

哦哦哦哦哦哦

清箨:

   秦诀对骀荡这个词并不陌生,也正是落影潋滟旁的春物方兴,漾起了他按捺许久的蠢动心思。方珩如瀑黑发未束,一并揉进了柳梢新翠里,又同那春水浮荡去。因望着愣神,便被倏然一声莺啼钻了空,刚一入耳,那柔嫩绒喙便还带着初生稚儿的香就撒娇般向心尖儿啄去。酥麻化暖水沿他周身经络奔流,恍惚里秦诀只觉眼前万景皆作白雾一团,惟有他的方珩踏雾而立,眉眼如初。


   只是此般光景难留。


   自己也不知那番情愫是为何而生。或是为了那片暴戾泥泞中突生出一泓冷泉,方珩周身清冽气息针一般戳破了自己所有的阴鸷幻想。战场无情谁将生死挂在嘴边?一切不过是炼狱中的挣扎,精元魂魄早便从双目间取道逃窜,留下一副或是嗜血狂暴,或是麻木冷漠的面庞。残喘的躯体借道义去鞭笞自己用性命换落阳如血,安歇的魂魄乘浊风来窥览山河却无奈是疮痍满目。秦诀不是俱怕而是疲累,只因诞于兵火间便连遮眼不望生死的权力也被剥夺了。唯有远处灯火里帝王从靡靡间抬头觑他一眼,再道秦将军之子骁勇,若仍还吊着一口气,便医好了再丢进那尸海间给朕战到身亡。是先将军骨肉你承了先考衣钵,为国而亡是荣誉是命运;是迂腐道义的强迫,是国运难转的推脱。


   那些官员们觍颜说要论个人冷暖又何须是当下,倒不如死后再议。


   秦诀重伤辗转间生了个模糊的梦。梦间怒吼声呜咽声皆去了,万灵阒然。晚霞近天披赤锦,急促间又卷浓稠玄色来,从远方的一隅开始蚕食。他想到了血,那银枪勾入皮肉间绽开的刺目红梅。疼痛扯出的喘息让裂口的血液涌动更甚,于是那杆枪也似活物般蠕动起来,以悲悯的姿态来接受这般昂贵的濯洗。秦诀依仗着它踽踽,举放间皆粘腻着骇人的血丝。他终于是卧在了这片泥泞间去忘却不见天日的期盼。血床拥住他回应以万千亡灵的搏动,咸腥味道入鼻竟最为实切的同他描绘了生命。惺忪里方珩沉着脸似是不知疲惫在同自己说些什么,可怜是寂然依旧。秦诀望着心尖儿唇齿开合的样子要痴痴的扯出一抹笑,他想若是在现实间这人儿早便愠红了脸与他赌气变扭,逗消了气还要讥诮自己几句不知冷暖,多大个人了还要在地上赖着直叫人生笑。这边方珩守见秦诀梦呓般喃出些不成逻辑的句子。他说他想随方珩回青岩仙迹回到那个明碧如洗的春。那天心尖儿你如瀑黑发未束,一并揉进了柳梢新翠里。他说他心思蠢动想将一缕青丝缠过指尖攒入心里去,至此你我结发,与君共此生。   
   是了是了,方珩慌忙答应着。你说你欢喜圆满戏码我唾你不实,那是我在同你玩笑。等你醒来我与你聘心觑遍人间烟火,向江南去览遍那文本儿中述过的地方。等你醒来……


    人们说那日方大夫似是将她能想到的一切愿景一并倾泄了出来,秦将军也微笑着听着,只是直到她嗓子说哑了发不出声了也再没有人阻止。人们也说在方大夫来前秦将军活得像一潭死水,眼中唯有命令与复仇。人们还说,后来方大夫杀敌陷阵势如破竹,而后退居归隐,无人能寻。 


 


  
  秦诀忆起了骀荡这个词,也正是那天落影潋滟旁的春物方兴,漾起了他返回青岩的心思。方珩独游湖边黑发未束,一并揉进了柳梢新翠里,又同那春水浮荡去。他这一路随的极缓,吊着颗心熬的连甲胄也轻软下来。秦诀知亡者不应流连红尘更不应惊扰生者,只是他化魂魄览遍了人间烟火,才清楚自己那缕飘飘悠悠的线到底聚向何处。生前心尖儿总爱问他冷暖知不知,那时麻木的自己只哑巴似的望着她笑。现今明白了拗不过命运只将那心间山河一担挑便是,心怀桃源邀佳人,与她生也落拓,亡也倜傥。


  “方珩。”气息在口中回环许久终幽幽吐出这二字。面前人儿倏得一愣,回首眸间已生微岚。


  “秦诀,”她莞尔,“我等到你醒来了。”


 


   
   *最初是受了《魂归》的启发,初听便心思复杂。关于人更关于军人,可能从未想过这么多。附一下评论求吃安利。


  很久没看到如此动魄的文字。以人之躯承载万里山河是责任与艰苦并重。太多的颂扬只不过残桓断壁间一抹夕晖,却从曾未想过三千银枪下是真实血肉。面敌俘而颤是因生灵,临苦阵却回首是因有情。无理又何妨!她只是山河动荡间最无奈的受难者,是人。是人,才最为激荡。


   *与死者辞称诀。至于发姐为何能看见军爷,唔……个人评判吧。


   *这篇文写的很差一直修修改改找不到感觉。拖稿拖了好久超级抱歉。


 @话唠の玥公子_Natyle 

感觉有两种攻最戳我萌点,一种是在受面前非常温柔体贴,在人前沉稳持重的完美恋人型,温柔而且不失霸道啥的真的很棒啊QAQ
还有一种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攻|・ω・`)属于在受面前各种傻白甜,各种天真可爱,但是这种攻在其他人眼里一般都是很可怕的人物,城府很深的类型。
我在说什么。

哎呀妈呀他俩真可爱(๑• . •๑)
图是微博搬运的

最近准备开坑橙光游戏_(:з」∠)_在写设定哈哈哈哈依然BL。
可能更新比较慢,你们要是想看什么可以跟我说呀么么哒